爱交互 > 以前的故事 > 谢谢,一个人
谢谢,一个人
2015-1-14

郁先森一个人的生活已经过了许久,天资是极度抗无聊的,如今却也把无聊挂在了嘴边。

所谓百无聊赖,通常无聊久了,会变得无赖,本来我是不信的,现在看来却也可以这样来说。这些日子以来,确实比之前要忙了一些,前阵子,经常会加一下班。日子倒也充实,常常一个不小心就过了一天。可是那样又为何会觉得无聊呢?所以,不变的是生活,善变的是心。

今年做了很多事,算得上是精彩,跑了好多城市,尝试了很多东西,成长的异乎寻常的快,连我都感到讶异。仔细想想,这不就是我小时候一直向往的生活么?不知不觉间竟也实现了。不过凡事有得必有失,失的就是少了很多生活的快乐,甚至时常感觉是一个人在走路,一个人在坐车。其实本身我对于这种状态也是甘之如饴的,只是时间久了,总会滋生一些黯淡的心思。

分享一下我的生活吧,就当是一个人的自言自语。

郁先森住在北京的北面,初来的时候,听说这个小区住了好多人,一想到上班的人山人海,惊出一身冷汗,但是生活就是这样,常常会给你开些有的没得玩笑,公司上班的点很晚,10点半,恰好错过了高峰,随着这些日子北京地铁涨了价,居然每天都能坐上座位了,这的确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。

郁先森的一天是从9点开始的,通常来说,郁先森的闹铃会在这个点华丽丽的把他叫醒,然后通常他会猛地一起身,伸个大大的懒腰,然后直奔厕所,在然后就是分分钟的洗漱。天气还暖的时候,他通常会起来做一个早饭,比如说弄个麦片,吃个面包什么的看心情,然后打开电脑看看新闻,直到9点50开始穿衣服,准备出门。冬天的时候,懒惰的郁先森,会在解决完部分事宜后,钻回被子里,思考一下人生或是刷一遍社交网络,但是通常都会以后者为主。熟练的戴上口罩,拿上钥匙,手机,钱包,关了卫生间的灯,饮水机的电,顺手锁门,按下电梯的同时,郁先森往往会有一瞬间的焦虑,总会嫌电梯怎么就没有停在12楼呢?

郁先森喜欢做计划,连上班路上的时间也是如此,通常来说,从出门的那一刻,他就知道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到达公司。先森的家走出小区跨过一条马路就可以到地铁站,算得上是很近。他每次坐地铁都上同一扇门,正如他喜欢坐在习惯的饭店的同样的位置,因为这样可以让他感到熟悉和自然。地铁从站内广播到地铁停下一共需要30秒的时间,郁先森认真的数过,很多时候,他在上班的那趟地铁上都不坐座位,即使还有很多空位置,因为想到接下来的就是坐一天,想想就醉了一半。很早之前,他在地铁里面是面朝车厢内的,后来发现,傻傻的,盯着别人感觉怪怪的,又不愿意拿手机玩,索性后来站在另一扇车门那里,看向窗外,从春天一直看到了落雪的冬天。看着地铁外林立的建筑渐渐隐去,这座积累了多年历史的古城,是不是也像他一样,形单影只又有点孤单。

郁先森下了地铁,走路到公司大概需要10分钟,公司在一个很安静的地方,算是一个北京的小富人区,他特别喜欢走在这样安静的小路上。郁先森的位置在二楼一个靠近阳台的地方,每天都能晒到最high的太阳,伴着音乐,一边工作却也非常开心和满足。小的时候,他爸总说,你写作业怎么老听音乐啊,这样怎么能专心,哪想到现在的他竟然做的跟音乐有关的事情,甚至认识了一些音乐圈子里的人。正如从来没有想到会来北京,如今却在这座城市生活了下来,甚至如果愿意的话,也可以扎根在这里,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冥冥自有安排吧。

郁先森下班的时间并不早,夏天的时候还好,冬天的时候,往往天已经黑了,有时候一个人回去,看着泛黄的路灯光,淡淡的夜色,伴着微凉的冷风,不禁加快了脚步。下班的时候乘地铁远不如上班时潇洒,拥挤着,吵闹着,毕竟他是喜欢静的。以前先森是住在地铁B口的,现在搬到了A口,也是北京最近的搬家了吧,连车都没用,一个人拎着几个包跑了2,3趟就完成了。下了地铁,有时会去超市买些蔬菜和鸡蛋,这么说来,却也算的上是关心粮食和蔬菜。郁先森是挺喜欢做饭的,强迫症也不会让他把吃完了的碗多放一会。洗碗的时候,感觉生活的平淡却也足以让人知足。最开心的时候是做的饭很好吃,毕竟郁先森是立志做厨神的男人。

晚上的时间总是太快,经常回神过来就该睡了,毕竟动脑筋的工作也会累的,不是么?独自生活给了他更多的时间来思考和学习,反正郁先森没有想到从不会乐器的他现在也能拿着Ukulele弹个小曲了。

这么看来,一个人的生活也算是一份恩赐,那么却也不得不道一句,谢谢,一个人。

 

2015.1.16日夜

另:文章的音乐是音乐人Ferry-李方睿的歌,是我做的产品的一个用户,一个很有意思的音乐人,非常喜欢他的歌,大家可以去微博上找到他~

Beijing,chaoyang